首页 | 热闻 | 国闻 | 油画 | 书法 | 工艺 | 摄影 | 篆刻 | 鉴赏 | 收藏 | 版画 | 紫砂 | 民间 |
蒋志文:隶书让我获得一种美好的感觉

发稿时间:2022-03-15 12:42:50 来源: 财讯界

隶书让我获得一种美好的感觉----访广西书协会员蒋志文

回忆起自己第一次接触隶书时,蒋志文总是免不了会有些感慨,自己从隶书的临摹和创作中收获了数不胜数的快乐,从业余到专业,步步进阶。而当初带他领略隶书之美的少年,却早已放下了手中的笔。

那时,他还是一个高三的学子,正在为即将到来的高考终日埋头苦读,班里新来了一位复读生,老师安排他和蒋志文同桌。一天,蒋志文看到同桌很郑重地把一支铅笔削尖,而后,在纸上一笔一划地写起字来,他不断地变换手中的笔推进的速度,微微地笑着,像是在品尝糕点。蒋志文默默地看着,仔细地端详着同桌的字,越看越觉得有味道,感觉到内心的某一根琴弦,被轻轻地拨动了一下。他好奇地问,“这是什么呀?”同桌又微微一笑“这是隶书。”

从那时起,蒋志文就爱上了隶书这个书法品种,一爱就是好多年。

一开始,他练的是硬笔,后来,觉得还是用毛笔来写,来得更有意思一些。就这样,写着写着,写成了桂林书法家协会的会员,再写成了广西书法家协会会员,未来,会是中国书法家协会的会员。原本,并不曾想得到什么,却不经意地,得到了很多。

练习书法,首要的心法是心静,心烦意乱之下,字是写不好的。以前,还是个读书郎的时候,累了,将心绪从书本转移到手上,随手写几个,就是一种极好的休息;工作后,疲惫之时,或是心里有个结的时候,安安静静地坐直身体写上一写,烦乱的心绪,会慢慢地平息下来;再后来,改用毛笔来写,便利性没那么好了,要留出更完整的时间练习,却也因此而收获了多出不止一倍的美好。

“还在铺纸的阶段,就已经是一种享受了,那种快乐,类似于拆盲盒。”相比起硬笔书法,毛笔的变化更多,同样的一个字,不同的笔在不同质地的纸上写,笔和纸都会忠实地记录下那一刻身体的细微变化。手腕的力度,字与字之间一横一竖里微妙的比例,整体构架传递出的微信息……那种只可意会,难以言传的美妙,只有亲历者方能体会。

书法是要慢慢品的。一个字就是一个世界,单个的字就可以呈现出舞蹈的韵味,山河的雄浑,西施的风姿,再细品下去,字与字之间要如何顾盼,应该安排它们怎么呼应,一笔一划之间怎么藏,怎么露,哪一个笔划要圆,哪一个笔划要折,黑与白之间的比例如何配置,宛如万花之筒,千变万化,认真地琢磨下去,很容易就达到古人说的“心手两忘,人我俱无”的状态。

每一个练习书法的人都要经历临帖,创作,再临帖,再创作的过程。临帖是感受帖子的主人当时的状态,有时候临着临着,我会觉得,自己好像真的穿越了,穿越到隶书兴盛的汉朝,穿越到到近代,在和历朝历代的隶书先贤对话,那种安安静静的美,真的是太迷人了。2020年疫情肆虐,所有的人都不得不居家隔离,我也一样。我用临帖和先人交流,用创作放飞自我,那段别人觉得难以忍受的封闭隔离,成了我的美妙记忆。

我常常会有这样的感觉,多年前我那么迅速地爱上隶书,也许就是因为我模模糊糊地意识到,隶书会让我的生命,更加饱满也更加完整。这么多年下来,确实是这样。

标签:

责任编辑:mb01
广告服务

推荐

回放

x